中和缓蚀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中和缓蚀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新闻】米粉含砷的报道是如何被曲解滑桃树属

发布时间:2020-10-19 08:34:49 阅读: 来源:中和缓蚀剂厂家

米粉含砷的报道是如何被曲解?

全国讯:“米粉含有大量砷,我国标准低于欧盟”?这完全是一次“莫须有”的食品安全事件。1、新闻中对此事的描述与瑞典检测机构的报告不符;2、中国的国家标准比欧盟更严格,“中欧之间相差百倍”完全不存在;3、被瑞典机构检验的所有米粉样品,砷含量均未超标。

流言:近日,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院化验发现,一些知名品牌婴儿米粉中可能含有砷元素。而关于米粉含砷在多少微克范围内算正常,我国标准和瑞典公布的“含毒”标准相差几百倍。在我国,婴幼儿食品中每公斤含有不超过200微克的无机砷属于安全范围,而瑞典研究机构公布的相关产品含砷量为1.7微克这个标准已被视为“含致癌重金属”。

调查:此流言一出,网络上便如炸开了锅。很多媒体和网民纷纷指责这些品牌执行“双重标准”。还有人说中国的安全标准太宽,竟然与瑞典标准相差几百倍,完全是在“草菅人命”!

谣言粉碎机调查员认为,砷在自然界的土壤和水中广泛存在,并且会在大米等农作物中富集。婴儿米粉中的无机砷即来自于原材料大米(而不是在生产过程中被引入),因而难以完全避免,只能通过国家标准将砷的含量限定在一个极微量的安全范围内。在这个范围内的砷,即使考虑到长期食用的因素,也不会对婴幼儿的健康产生明显的影响。关于这一点,在果壳网“健康朝九晚五”主题站的文章《婴儿米粉,含砷不代表有害》中有详细的论述。

媒体报道与原检测报告不符

谣言粉碎机调查员发现,国内媒体对此事的报道,有一些细节与原检测报道不符。卡罗林斯卡研究院在报告中称,他们检测了9种奶制品和9种婴儿食品。这些产品分别来自7个不同品牌(美赞臣、Semper、雀巢、Holle、Vitagermine、喜宝、Organix)。18种被检验产品中有5种米粉,在检测结果表格中未被表明品牌或产品名,而只是以主要成分代称,分别被称为:全粒大米、全粒大米、大米+香蕉、大米+香蕉、大米+槐豆[1]。也就是说,尽管国内媒体在报道此事时宣称,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院在“化验雀巢、喜宝在内的”婴儿米粉产品时,发现其中含有大量的砷[2],但从该研究院提供的检测报告来看,我们不仅不知道报道提及的雀巢、喜宝等品牌分别对应于哪一个检测结果,甚至不知道它们是否确实在这5种米粉当中。(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在报道此事时提及了这5种米粉中至少有三种分别属于Holle、喜宝和Organix。但原报道未说明他们是如何确认这三个品牌的[3]。)

“相差百倍”不存在

检测报告中提到,他们发现5种米粉中,每餐所包含的砷含量在1.7-7.3微克之间[1]。而根据中国在2011年4月1日实施的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: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》(GB10769-2010)[4]的规定,对于添加藻类的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,无机砷含量不得高于每千克300微克;其他产品则不得高于每千克200微克。

请注意,在这两则数据中,1.7微克说的是“每餐”,而200-300微克说的是“每千克米粉”,这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概念!每餐吃下1千克米粉(还是兑水以前的重量),别说婴儿,就是成人也无法做到!事实上,谣言粉碎机调查员特意去超市,将各大品牌所有米粉产品调查了一遍,发现:各种产品的推荐食用量是十分相似的,都是每餐25克左右。因此,“每餐”和“每千克”相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。

中国标准反而更严格

那么,到底中国和外国的标准有没有相差,我们来看真实数据的比较。

婴儿食品中砷元素的含量,国际上常用的是世界卫生组织(WHO)的标准。1988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的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组(TheJointFAO/WHOExpertCommitteeonFoodAdditives,JECFA)颁布了关于无机砷摄入量的临时标准:每周(7天)最多不超过每千克体重15微克[5],这就相当于每天每千克体重2.14微克。也就是说,人体可以承受的砷含量是与人的体重相关的。体重每增加1千克,每天可以承受的无机砷的摄入量就增加2.14微克。欧盟没有制定单独的标准,所以大部分欧洲国家也都采用WHO的标准。

我们假设有一个六个月大的婴儿,按照各品牌推荐的用量食用米粉。看看分别在WHO标准和中国标准之下,婴儿每天摄入的无机砷最高会在什么范围内。

根据网络资料,六个月婴儿的平均体重是:男婴8.22千克,女婴7.62千克[6]。这里我们按较轻的7.62千克计算。而关于婴儿米粉的食用量,对于六个月大小的婴儿,每天推荐1-2餐(相当于25-50克,取最大量50克)。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米粉都是不含藻类的,因此我们按照国家标准中规定的无机砷含量最大为每千克200微克来计算,可以得到以下结果:

•按照WHO标准,婴儿每天摄入的砷不得超过16.3微克。

•按照中国标准,婴儿每天从米粉中摄入的砷不得超过10微克。

两者相比,中国这边甚至还更低。

如果是一岁左右的婴儿呢?这个年龄段的婴儿平均体重为:男婴9.66千克,女婴9.04千克[6]。米粉推荐食用量为每天2-3餐。按WHO标准计算,婴儿每天可承受的砷含量为19.3微克;按中国标准计算,婴儿从米粉中摄入的砷含量最大为15微克。还是中国的标准严格。

要说明的是,我们这里说的“安全标准”,是允许范围内的“最大值”,实际产品,特别是一些添加了不同口味其他食物的产品,含砷量远不会达到这么高。

事实上,由于砷主要涉及的食品是水稻,而水稻在西方并不是主食,因此在食品中的砷含量限制方面,西方远不如以水稻为主粮的中国严格[7]。

受检测的米粉砷含量并未超标

实际上,这次瑞典研究机构所检测的几种米粉产品,含砷量都是低于WHO的标准的。只是有人认为,这个标准有些偏宽泛了。报告原文中有这样一段话:

“一餐谷类食物可以提供多达7微克砷,也就是大约每千克体重1微克。因此,每天两餐就会非常接近于以前制定的每千克体重2.1微克的每天可承受的摄入量,而这个标准已不被认为足以保护健康。”[1]

显然,瑞典研究机构对于WHO的标准是有意见的。其对多个品牌婴儿米粉的检测显示,婴儿每餐可能摄入的砷在1.7微克到7微克之间。但真正引起他们关注的是“7微克”这个最大值,而非1.7微克。根据我们上面的计算,每餐7微克(每日14微克),无论按WHO标准还是中国标准,都已非常接近安全范围上限。但对于1.7微克,则并不是一个值得特别警惕的数值。

婴儿食品中的砷含量限定是否需要修改,至少在目前仍然是学术上争论的问题。也许未来这一标准会发生调整,但现在我们仍然可以说,婴儿米粉在符合上述标准的情况下,是安全的。

结论:谣言破解。“中外标准相差百倍”这个结论是在对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进行比较下得出的。媒体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严重的马虎、不认真的错误。中国和WHO对于婴儿谷物食品含砷量的限定虽然角度不同,但在实际操作中相差不大。这个标准目前正在受到检验,未来可能会重新调整,但至少目前,它还是合法的、具有指导意义的健康标准。

参考文献

[1]Highconcentrationsofessentialandtoxicelementsininfantformula

andinfantfoods–Amatterofconcern.KarinLjung,BritaPalm,

MargarethaGrandér,MarieVahter.FoodChemistry,2011

[2]雀巢等婴儿辅食被曝含有毒重金属

[3]每日电讯:Arsenicandtoxicmetalsfoundinbabyfoods

[4]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:婴幼儿谷类辅助食品》(GB10769-2010)

[5]SummaryofEvaluationsPerformedbytheJoint

FAO/WHOExpertCommitteeonFoodAdditives

[6]百度文库:婴儿体重标准

[7]每日电讯:'Dangerous'levelsofarsenicin10pcofrice

治疗子宫腺肌症的医院哪家好

常州治牛皮癣的医院排名

广州中医皮肤病医院